《我的留园》郭小凌作品展

展览时间:2019年9月1日-9月8日

展览地址:林海画廊  132 Cartwright Ave, Toronto

开幕式及郭小凌老师讲座《我与仕女画》

时间:2019年9月1日下午2点-4点 

郭小凌简介

1960 出生于北京

1981-1985 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

1985-1998 人民美术出版社现代美术编辑室编辑

1995-2000 旅居英国

2000至今 移居加拿大

展览:

1992 “兰子 小凌 画展” 北京现代美术馆

1994   广州美术博览会

1996 “六人联展” 英国曼切斯特华人艺术中心

2000-2006 “独树一帜展” 多伦多

2010 “第49届户外艺术展” 多伦多

2011 “郭小凌书画展”香港现代艺术中心

2015 “我们俩 水墨展”北京亨嘉堂

2017 “留园拾遗 个展”香港嘉华艺廊

         “留园拾遗 个展” 深圳鹏宝轩

2019   “似水流年“ 深圳巢美术馆

2019  “中央美院加拿大校友作品展”多伦多林海画廊

《我的留园》前言

        郭小凌         

戊戌初秋,欲在林海画廊做个小展览。借此梳理一下我近期在画作上的思路,权且作为展览的前言吧。         

因为生性怯懦,我对一切血腥暴力之事总会心生厌恶,退避三舍,天生亲近柔和自然,和带有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的岁月。

生在匮乏之年,长于“砸烂一切牛鬼蛇神”之岁。在那个凋零的年代里,只有颐和园后山,后海里摇曳的古柳,能柔软我心,在打倒与斗争的夹缝里有一丝地喘息。

因为家传的影响,也可能是对美好事物本能地向往,我选择了艺术作为我的职业。选择之初只是凭着一种神圣感,也夹杂着许多年轻人的虚荣。而岁月蹉跎,期间为生计爬山涉水,夹带着她虽嫌累赘而又放不下。今近耳顺之年,而我也终于可以不为生计奔波,于梧桐树下,细寻留园旧梦。艺术与我,已不复当年那般光鲜闪亮。她已慢慢地放下身段,化作水和面包一样的必须品,与我共渡余下的时光。 

所谓“仕女”,最早出现在东晋的大画家顾恺之的“洛神赋”中。历代的作品都可以让我们赞叹古人的精彩呈现。到了明清时期,仕女画即成为一个画种,各种婉约清丽的女子装饰了大大小小的厅堂,慰籍了文人百姓的世俗生活。

49年后,一切服从革命,仕女画从此消失。经历了几十年的文化断裂,我虽心亦拳拳,毕竟时过境迁。更加上近二十多年的全球化,今天的中国和世界都不复从前,早已没有了“传统仕女画”存在的情景和理由。  

我虽画仕女,但不欲循着我父辈的脚印来。我以为这画上的女子只是一个我的魂灵,替我去寻觅那一去不复返的故国烟云。我迷恋宋词中的“斜风细雨,暗香盈袖”。宋词中颓废的美让我流连。

“欲说还休,欲辩忘言”的境界是我极力想要抵达的。东方艺术中“昼长人静”的永恒是我理想中的桃花源。我想人们在看了我的画后,心中就如风吹过一池春水,涟漪泛泛。

我画中的这个情景不是一个真实的情景。这个情景似曾相识,如梦似幻,用以寄托我的向往。是故我把我的作品起名为“留园遗拾”。这个“园”留在我的潜意识里,凝结着我对故国的臆想。似真似幻,如影随形。这些几尽在这个时代消失的图景,吸引我在往后的岁月中去捕捉,去接近。我心里明白,我还远未抵达那个“仙境”。艺术之神就是一缕仙气,远看清晰,接近却无。山路漫漫,终其一生都只能是在寻觅的路上,拾到一两个仙人遗落的树枝吧!     

最后,绉两句打油诗算作结尾吧。 

留园梦里赏新晴,  花坞疏影掩芳庭;        

人去楼空遗琼枝,  幽香深处拾画屏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